許森彥 精神科診所-台南失眠,焦慮,恐慌,憂鬱,自律神經失調專家

逃家

2015-09-23

『我結婚是為了要逃家!』她講得有點氣壯山河的感覺。

『這樣好嗎?』我看過太多用這個理由結婚的例子,大部分只是換個場所受苦。

『不然我就去死!』這句更像是荊軻要去刺秦王的態勢了!

『這麼堅決要離開啊!連死都不怕了,妳在怕什麼?』如果死亡真的可以一了百了,那表示她想逃脫的是只要活著就擺脫不了的噩夢。

『我受不了父母親對我的控制!』但她明明已經到其他城市生活了五、六年,是自己心甘情願回家接掌事業的啊!如今,卻要利用結婚離開家,...

閱讀更多 »

五分鐘

2015-09-23

一男一女連袂進了診間。男的是掛號要看診的病患,女的有點不安,猶豫要不要離開。

患者訴說著一種很奇怪的『幻覺』,和常見的聽幻覺很不一樣,一如他明顯的黑眼圈,透露出一種詭異的訊號。

我試著從他的症狀開始,問到他的生活狀況,當然也觸及他的成長歷程。

有醫師診斷他得到『思覺障礙症』,我想主要是依據他那詭異的幻覺經驗,以及有點駭人的淡漠表情,加上難以建立關係的疏離感吧!

『你睡得如何?』幾乎對每個病患都要問的問題。

...閱讀更多 »

憂傷大象之歌

2015-09-20

又是因為朋友的推薦,才想看這部電影。可是臺南的電影院沒有上映,為此還跑了趟高雄。

主角是所謂的精神病患,長期被限制在精神病院之內。而配角是精神科醫師,整部戲有八成的時間就只是這兩個人之間的對話,發生在某位失蹤的精神科醫師的辦公室,但其間的張力非常巨大。

這個過程和心理治療非常類似,又有些很關鍵的差異。

類似的是所謂的治療者和被治療者,其實都是帶著彼此各自的心理問題進入對話。

差異的是動機,以及動機的錯亂引起結構的崩壞!

電影裡的醫師有求於病患,表面上是要調查失蹤同事的下落,說不出口的是逃避與妻子的相處,...

閱讀更多 »

正常化

2015-09-19

苯二氮平類(Benzodiazepines)的藥物即俗稱的鎮靜劑,可以緩解我們的焦慮情緒、放鬆肌肉、幫助我們入眠,甚至可以治療痙攣,但會有成癮性及戒斷風險。長期使用所造成的認知功能障礙,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因素之一。

不過,有機會聽到某長期服用者的另一種心得,倒是發人省思。

個案從國中開始就很難維持睡眠,他覺得自己的大腦總是停不下來,不斷地思考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點點滴滴。他的記憶力很強,許多很久以前的事他都可以記住,而且是記住很細節的部分,他的大腦像一部超級電腦,可以隨時叫出大量且精準的資料。

當然,他的學業成績超群,事業成就卓越,...

閱讀更多 »

蛋捲

2015-09-18

我聽說的故事是這樣子的:

以盛產香蕉文明的南台灣城鎮老街市集,一攤『香蕉蛋捲』用試吃吸引顧客上門。

『 老闆,你的蛋捲是香蕉蛋捲,但是,為什麼我吃不出香蕉的味道?』他冒著被翻白眼的風險提出質疑。

『嘿啊,哇麻甲唔今啾咪啊!』一旁的歐吉桑也順勢讚聲!讓他少了一些擔心。

『人客啊,這系原味,你哪要香,哇滴一滴香精就好了!』老闆很有自信的回應。

他想到多年前在拉拉山的水蜜桃攤前,聽過幾乎一樣的話。

他目睹賣『水蜜桃冰沙』的原住民把水蜜桃切塊,和冰塊放入果汁機打成冰沙,卻嚐不出水蜜桃的味道。

...

閱讀更多 »

同理心

2015-09-16

精神科的訓練從『同理心』(empathy)開始,至少在我接受訓練時是如此。

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呢?或許可以用『設身處地去體會對方的感受』來說明吧!

以前覺得這是人類很基本的能力,因為我們都是人,所以可以了解彼此的感受啊!

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沒有親身經驗過幻覺得我們,真的可以體會被幻聽所恐嚇咒罵的驚懼嗎?

沒有遭逢過恐慌發作的我們,真的可以體會恐慌發作時快窒息的瀕死嗎?

沒被憂鬱症襲擾經驗的我們,真的可以體會負面能量漫天襲來的絕望嗎?

恐怕,我們得花更多時間,更謙卑,...

閱讀更多 »

人家說

2015-09-15

『人家說我的憂鬱症只是一種逃避!』/『嗯,逃避不好嗎?』

『人家說要靠自己走出來,不可以一直吃藥!』/『走出來之前,吃藥不好嗎?』

『人家說這都是我自己亂想的,看醫師沒有用啦!』/ 『光靠醫師可能真的沒用喔?』

『人家說看精神科的都是瘋子,我不敢看精神科!』/『哈,瘋子會自己來看醫師嗎?』

『人家說吃藥會成癮,會洗腎,會癡呆!』/『嗯,但沒藥吃的痛苦只能自己承受吧?』

⋯⋯⋯⋯

每天都有很多『人家說』,困擾著診療室裡的醫師與病患,那個說三道四的人永遠不會現身,卻老是現聲,真是令人苦惱啊!

...

閱讀更多 »

代價

2015-09-13

『 人們為了建立秩序,為了防止任何有害之事發生,或是為了減低危險性,增進效率,

     而制定規則與法律。

     但是因為規則,又會出現新狀況,而且與當初訂立規則時所遭遇的情況完全不同。

     此時就算廢除那些規則,也無法回到原先的狀況,因為規則已改變了環境,也改變了

     人心。 』

《漂泊者及其影子》

尼采是個精神病患,類似這種令人沮喪的觀點,不時出現在他的作品中。

但是,他講的有錯嗎?

恐怕,他對事實的認知,比一般人要要來得接近事實。

...

閱讀更多 »

死活

2015-09-09

我的工作主要在聽人說話,然後給予回應。

當然,開藥是回應的方式之一,但不是全部!

今天聽到兩個老人的故事,一前一後,天差地別,內心不免唏噓。

一個是發生主動脈剝離,用了葉克膜,做了氣切,需要洗腎,已經在加護病房住了快一個月了!最慘的是意識清楚,可以想像他的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一個是得到一點小感冒,兒女來關心她,還被她說沒事,要睡覺去了。隔天沒如時起床,家人以為她還在休息,後來才發現老人家已經駕鶴西歸。

來說故事的都是家人,各有各的情緒反應,一如聽故事的我,也有自己的心情。

...

閱讀更多 »

禍福

2015-09-08

人的行為非常難以用表面的理由來加以理解。

例如,一個具不相干背景的人為了三餐經由考試進入一個極端封閉的政府體制內工作,

他厭惡體系中的虛偽冷漠,總是想在其中加入一點人情味!

終於,他嘗到人情味了!

只是,並非他所期待的溫暖和善,而是恩將仇報、嫉妒與暗算。

最『差』的結果是被迫離職,下半輩子重新找工作!

『喔!那不好嗎?反正,你在那裡工作應該很悶吧?』

看似客觀的話,往往是最不中聽的!

他看不透的是:

為了穩定的生活,努力擠進這個鐵打飯碗的行列,委曲求全,...

閱讀更多 »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