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森彥 精神科診所-台南失眠,焦慮,恐慌,憂鬱,自律神經失調專家

受害者

2016-04-20

『如果,我是唯一的受害者,那是不是表示我有問題?』

這個問題讓我頓時胸口一陣緊繃。

我們隨時會遭遇被傷害的事件,但這樣的不確定感太強烈了,讓人難以承受。於是,我們要建構一種秩序,即使也只能是內在的秩序,來安撫我們自己。然而,外在的現實與曾經受傷過的心靈卻又不斷挑戰著這個秩序。於是,我們總顯得疲於奔命。

為了秩序,我們需要『是非』,雖然深受外在現實世界律法的影響,但真正左右我們行為的,其實是我們內在的『法官』,看似嚴謹的自律,其實要防範的是自己『邪惡』的一面。

於是,我們『理所當然』的用是非對錯來看待自己,也論斷別人。有了對錯,...

閱讀更多 »

逃避自由

2016-02-17

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所著的『逃避自由~透視現代人最深的孤獨與恐懼』是一部經典著作,原著完成於1941年,卻直到2015年4月才在台出版。

生於1900年的佛洛姆,一如其他德國猶太人,無可避免的在納粹統治時期流亡。除了在美國講學執業,他也創建了墨西哥的精神分析機構,晚年則回到歐洲,在瑞士終老。而這本書則是在二戰方酣之際,作為一位精神分析師,...

閱讀更多 »

幾何學心智與纖細之心智

2015-12-20

1.幾何學心智,條理分明,但知覺不夠纖細者難以用於日常;

   纖細之心智,日常可見,但眼光不好者卻會覺得夷希微妙。*

   但魯鈍的心智既非纖細之心智亦非幾何學心智。

*譯詞採老子十四章之意:『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2.以限量的原則,做確切而深刻的穿透,直達結論,這是嚴密的智力;

   包容為數極多的原則,而不把他們混淆,這是幾何學智力。

   智力可能強而窄,亦可能寬而弱。

3.真正的辯才輕視辯才,真正的德性輕視德性。

   直觀是屬於判斷的...

閱讀更多 »

不絕之路

2015-10-25

一部1984年的電影,卻在2015年才正式在台灣上映,我們與世界的距離,由此可見。

導演奇士勞斯基(Kieslowski),是非常著名的波蘭導演,以深厚的人文關懷著稱。

一般我們將自殺之舉稱為『走上絕路』,但這部以主角自殺結尾的電影卻被稱為『不絕之路』(No end),夠諷刺的吧!

其實,片中所呈現的人生矛盾之處,可不只是『生』與『死』。

沒想死的男主角,一開始就是個亡魂;想求死的另一個男角,最後卻選擇活下來。

喪夫的女主角,本來與先生關係時好時壞,最後卻選擇到另一個世界繼續一起走。

早慧的男孩,...

閱讀更多 »

活著回來的男人

2015-10-18

這是一本兒子寫自己爸爸人生故事的書。

這位爸爸沒有了不起的豐功偉業,只是一個很平凡的日本男性。因為時代的推力而被徵招入伍,成為我們印象中邪惡的『日本兵』,在短暫且沒有開過槍的從軍生涯之後成為蘇聯俘虜,以奴工身份熬過西伯利亞的四個寒冬之後被遣返日本,卻又因罹患結核病而失去半邊的肺葉。來自大戰前社會底層的主角,回到戰後的日本,一樣在社會的底層艱苦討生活。...

閱讀更多 »

災難性思考

2015-10-15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又說『個性決定命運』,每天的看診過程,我都在見證這些至理名言。

        患者因各種不同的症狀上門,但又經常出現很類似的思考模式,『災難性思考』便是其中大宗。所謂『災難性思考』是指習慣把事件的後果往極度悲觀的方向去思考,從而忽略了事件後續發展過程的其他可能,得到超乎常理的負面結論。

    『醫師,我頭暈,會不會是長腦瘤?』

    『醫師,我頭暈,一直好不了,我是不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閱讀更多 »

影子

2015-10-06

        四十歲那年,她把自己在台北的專業生涯結束,跟隨丈夫南來,專心相夫教子,卻也開始和精神官能症長期作戰的日子。看過很多『自律神經失調』的專家,也自己修練過一陣子的『長生學』,但病情總是起起伏伏,在某個偶然的機緣下,她走進了我的診所。   

        她很愛他的先生,即使是以前有上班的日子,也天天為他準備晚餐,削好水果,只要他在家,她總是陪在他身邊。有時,一個眼神,她便知道先生的各種需要,也會馬上滿足他。當然,先生也是很愛她,知道她愛吃海鮮,便有機會就帶各式各樣的海鮮料理回來,剝好殼,送進她的嘴巴。

...閱讀更多 »

太陽的孩子

2015-10-03

這是一部非常寫實的『虛構電影』!

描寫發生在非常虛構的我們所生存的這座島嶼上的那個國家的某個時代,有關土地、人民、傳統、與勇氣的故事!

導演在片頭就用了一段很曖昧的字眼說明劇情與現實之間的模糊關係,大意是『部份劇情取材自真實故事,但角色及內容純屬虛構』!

然後,我們這幾年所經歷的各種不公不義,在99分鐘的影片中重新被經驗過一次。

片中把這兩三年台灣社會的『流行語』都拍進去了!

即使不一定用語言來表現,畢竟電影是有『畫面』的。

哪些呢?我記得的有:

『太陽花』、『島嶼天光』、『...

閱讀更多 »

說不出來的痛

2015-10-01

        說話是我們常用的一種溝通情感方式,但是,當沒有對象可以說話,或是有話卻難以開口,那時,情感該如何溝通?

        來看診的是一位五十開外的男性,整齊的頭髮,緊閉的雙唇,一眼就知道是個很ㄍ一ㄣ的人。『你說的症狀我幾乎都有!』等不及我開口問,他就已經迫不及待發起衝鋒。『我什麼都沒說啊!』這時裝糊塗可以緩和這緊繃的氣氛。他彷彿才意識到自己的急切,有點歉然地說:『我是說你名片上所列的症狀我都有啦!』

        聊過一段時間,大概可以勾勒出這個男人的悲慘前半生。...

閱讀更多 »

目標

2015-09-30

        看診的大部份時間,醫師是靜靜地聽患者講他的故事,但有時,患者會講他人的故事。然而,他會講別人的故事,其實還是要講這件事對自己的影響,所以,還是算患者的故事。

        有位『青年才俊』每次來都會說一些工作上遇到的挫折,除了聽,我也會回應一些有的沒的,例如:『要確定你的目標,不要因為一些小插曲遲滯了你的腳步』之類的八股。但這些話顯然沒起什麼作用,所以,他繼續為了打工的公司一些莫名其妙的狀況感到憤恨難平。

        今天,他告訴我在心情極度低落的時候去找了他的一位同學。...

閱讀更多 »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