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森彥 精神科診所-台南失眠,焦慮,恐慌,憂鬱,自律神經失調專家

活著回來的男人

2015-10-18

這是一本兒子寫自己爸爸人生故事的書。

這位爸爸沒有了不起的豐功偉業,只是一個很平凡的日本男性。因為時代的推力而被徵招入伍,成為我們印象中邪惡的『日本兵』,在短暫且沒有開過槍的從軍生涯之後成為蘇聯俘虜,以奴工身份熬過西伯利亞的四個寒冬之後被遣返日本,卻又因罹患結核病而失去半邊的肺葉。來自大戰前社會底層的主角,回到戰後的日本,一樣在社會的底層艱苦討生活。...

閱讀更多 »

災難性思考

2015-10-15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又說『個性決定命運』,每天的看診過程,我都在見證這些至理名言。

        患者因各種不同的症狀上門,但又經常出現很類似的思考模式,『災難性思考』便是其中大宗。所謂『災難性思考』是指習慣把事件的後果往極度悲觀的方向去思考,從而忽略了事件後續發展過程的其他可能,得到超乎常理的負面結論。

    『醫師,我頭暈,會不會是長腦瘤?』

    『醫師,我頭暈,一直好不了,我是不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閱讀更多 »

影子

2015-10-06

        四十歲那年,她把自己在台北的專業生涯結束,跟隨丈夫南來,專心相夫教子,卻也開始和精神官能症長期作戰的日子。看過很多『自律神經失調』的專家,也自己修練過一陣子的『長生學』,但病情總是起起伏伏,在某個偶然的機緣下,她走進了我的診所。   

        她很愛他的先生,即使是以前有上班的日子,也天天為他準備晚餐,削好水果,只要他在家,她總是陪在他身邊。有時,一個眼神,她便知道先生的各種需要,也會馬上滿足他。當然,先生也是很愛她,知道她愛吃海鮮,便有機會就帶各式各樣的海鮮料理回來,剝好殼,送進她的嘴巴。

...閱讀更多 »

太陽的孩子

2015-10-03

這是一部非常寫實的『虛構電影』!

描寫發生在非常虛構的我們所生存的這座島嶼上的那個國家的某個時代,有關土地、人民、傳統、與勇氣的故事!

導演在片頭就用了一段很曖昧的字眼說明劇情與現實之間的模糊關係,大意是『部份劇情取材自真實故事,但角色及內容純屬虛構』!

然後,我們這幾年所經歷的各種不公不義,在99分鐘的影片中重新被經驗過一次。

片中把這兩三年台灣社會的『流行語』都拍進去了!

即使不一定用語言來表現,畢竟電影是有『畫面』的。

哪些呢?我記得的有:

『太陽花』、『島嶼天光』、『...

閱讀更多 »

說不出來的痛

2015-10-01

        說話是我們常用的一種溝通情感方式,但是,當沒有對象可以說話,或是有話卻難以開口,那時,情感該如何溝通?

        來看診的是一位五十開外的男性,整齊的頭髮,緊閉的雙唇,一眼就知道是個很ㄍ一ㄣ的人。『你說的症狀我幾乎都有!』等不及我開口問,他就已經迫不及待發起衝鋒。『我什麼都沒說啊!』這時裝糊塗可以緩和這緊繃的氣氛。他彷彿才意識到自己的急切,有點歉然地說:『我是說你名片上所列的症狀我都有啦!』

        聊過一段時間,大概可以勾勒出這個男人的悲慘前半生。...

閱讀更多 »

目標

2015-09-30

        看診的大部份時間,醫師是靜靜地聽患者講他的故事,但有時,患者會講他人的故事。然而,他會講別人的故事,其實還是要講這件事對自己的影響,所以,還是算患者的故事。

        有位『青年才俊』每次來都會說一些工作上遇到的挫折,除了聽,我也會回應一些有的沒的,例如:『要確定你的目標,不要因為一些小插曲遲滯了你的腳步』之類的八股。但這些話顯然沒起什麼作用,所以,他繼續為了打工的公司一些莫名其妙的狀況感到憤恨難平。

        今天,他告訴我在心情極度低落的時候去找了他的一位同學。...

閱讀更多 »

妳怎麼會這麼快樂?

2015-09-28

        上次看診時,她才第一次在我面前痛哭失聲,那是我們經過多次個別會談,並間隔了一段失聯的日子之後的重逢。『在個別會談時,有幾次想哭,但都可以克制下來,沒想到這次卻把持不住!』她略帶歉意地述說自己的失態。『其實蠻懷念那段可以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時光…』但我知道即使那樣的環境還是沒讓她真的完全放開自己,倒是久別重逢的激動讓她的情緒潰堤。

        我告訴她,個別會談隨時可以繼續,只要她覺得動機夠強烈。但她一直沒有再出現在會談名單中。

        今天,她帶了一個問題來:『...

閱讀更多 »

九九乘法表

2015-09-24

天色已漸昏暗,一個爸爸帶著一個小男孩在一家安親班門口等著他另一個孩子下樓。起初,他們身邊的男人沒有怎麼注意到他們的互動,只約略聽出『3-9』、『27』、『4-5』、『20』,背九九乘法吧!男人其實也是個爸爸,來接他女兒下課的。身為國小數學老師,即使剛被同校的老師們票選為『優良教師』,他依然覺得自己不夠優秀。事實上,十多年來他一直深感自卑,不管得到再多的獎盃、獎狀,似乎有一種根深蒂固的罪咎感老是糾纏著他。當他出神地憂愁著他的日子時,一聲『啪!』驚醒了他,順勢望去,看到了小男孩驚恐的眼神。『我問你9乘以8是多少?』爸爸打了大概是幼稚園小班的男孩一巴掌,語帶威嚇地質問著...

閱讀更多 »

逃家

2015-09-23

『我結婚是為了要逃家!』她講得有點氣壯山河的感覺。

『這樣好嗎?』我看過太多用這個理由結婚的例子,大部分只是換個場所受苦。

『不然我就去死!』這句更像是荊軻要去刺秦王的態勢了!

『這麼堅決要離開啊!連死都不怕了,妳在怕什麼?』如果死亡真的可以一了百了,那表示她想逃脫的是只要活著就擺脫不了的噩夢。

『我受不了父母親對我的控制!』但她明明已經到其他城市生活了五、六年,是自己心甘情願回家接掌事業的啊!如今,卻要利用結婚離開家,...

閱讀更多 »

五分鐘

2015-09-23

一男一女連袂進了診間。男的是掛號要看診的病患,女的有點不安,猶豫要不要離開。

患者訴說著一種很奇怪的『幻覺』,和常見的聽幻覺很不一樣,一如他明顯的黑眼圈,透露出一種詭異的訊號。

我試著從他的症狀開始,問到他的生活狀況,當然也觸及他的成長歷程。

有醫師診斷他得到『思覺障礙症』,我想主要是依據他那詭異的幻覺經驗,以及有點駭人的淡漠表情,加上難以建立關係的疏離感吧!

『你睡得如何?』幾乎對每個病患都要問的問題。

...閱讀更多 »

頁面